【散文】田小勇:合陽的點心
                                  發表時間: 2018-08-13來源:
                                  陜西明潤嘉商貿公司總經理、作家  田小勇
                                   
                                          【和諧中國網·合陽文壇】“點心”這個詞最早出現在唐人的文字里,有兩種含義,第一種是做動詞用,即正餐之前小食以充饑。第二種做名詞用,指糕餅之類的食品。我這里就不文謅謅地研究點心的歷史和出處了,我說的點心是名詞,而且是我們合陽的點心?,F在的孩子對點心即糕餅之類的食品已經麻木了,甚至很討厭了,因為日子好了,可以隨時吃到,盡飽地吃。過年家里招待客人,果盤里的精美點心一般無人問津,小孩子們只是看看,很少拿起來香甜地品嘗。哪位詩人說過“一切過去了的都是美好的回憶”。
                                          相信合陽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對點心都有溫馨美好的回憶。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點心在合陽人心目中屬于高大上的奢侈品。求人辦事送幾封點心,拜訪丈人丈母娘封幾封點心,看望長輩或者是探望病人送幾封點心。送點心好辦事,送點心會讓人覺得此人事事成禮,讓人尊敬。送點心的人誠心敬重,受點心者很有面子。那時候合陽縣有一家國營食品廠,食品廠里只生產幾樣點心。有水晶餅(合陽人叫水晉),寧果(油炸小面團,外面裹著白糖),香草餅干,江米條等等。水晉點心的做法按道理是很講究,里面的餡料是豬板油,白糖,青紅絲,核桃仁,芝麻等,可是那時候的食品廠估計也是適應市場需要,基本是糖少面多沒豬油。各個村鎮的供銷社小賣部都有出售食品的專用柜臺,銷售那幾樣模樣難看卻很好吃的點心,每次走進供銷社門店里,最誘惑人的柜臺莫過于是食品柜臺了,小時候的我常常是眼巴巴看著柜臺里的點心咽口水。
                                          記憶最清晰的是一個諷刺縣食品廠點心很硬的段子。說一個人剛買了一斤點心去看親戚,在公路上不小心弄破了包裝紙,一個點心滾落到公路上,正巧一輛汽車飛馳而過,把點心碾飛起來,點心砸破了公路邊民房窗戶的玻璃,又反彈到路邊的水泥電桿上,把水泥電桿砸了一個白點,而點心還完好無損。消息傳出,縣機磚場廠長親率技術員去食品廠取經,為什么點心的硬度比磚頭還硬。我認為傳段子的人一定有酸葡萄心理,誰能天天吃上點心?雖然點心很硬,一般人還是買不起。每年過年的時候,我最盼望父親把紙包里的點心擺上來,吃到嘴里那真是香甜,險些連舌頭咽下去,盡管要費勁地咬。那時候人們打賭開玩笑都是用點心做籌碼,輸了要給對方買一斤點心,輸者心疼,贏者高興,往往鬧出很多矛盾。最有意思的打賭是這么說的:合陽某村的一個小伙子剛結婚,兩口子如漆似膠,恩愛無比,這個小伙子在他的朋友圈里吹牛,說他們兩個感情如何好,他媳婦心里只有他,經得起任何考驗和誘惑。有一個比較調皮搗蛋的小伙子不信,于是他們在眾人的起哄下用兩斤點心做賭注,看他媳婦是不是經得起誘惑。這個小伙子回到家里給他媳婦說,生產隊要派他出去到西安送生豬,需要好幾天才能回來,媳婦依依不舍地和他告別了。然后這個調皮搗蛋了小伙子就登場了,他整天圍著那個媳婦風言風語地撩撥,獻殷勤。那個媳婦只是抿著嘴笑,不搭理他,一連幾天都這樣,眼看著打賭的期限到了,這個小伙子要輸掉兩斤點心,他著急了,他對那只是微笑的媳婦說:“你真是鐵石心腸,我這么討好你,你都無動于衷!”那個媳婦說:“你只會嘴上的功夫,這幾天你都不敢動我一下,還怪我。”聽到這話,她丈夫趕緊跳出來認輸。莞爾之余你可以知道當時點心在合陽人心目中是很有分量的奢侈品。那時候合陽縣人生活普遍不富裕,誰家能拿出百兒八十的錢,那算是家境殷實了。粗糧能滿足大家的肚子就不錯了,更別說細糧和點心了。
                                          有一個故事在坊鎮一帶流傳,雖然說的不是點心,但是和點心的作用是一樣的,都是作為禮品贈送親友的。有一家人家孩子滿月,收到客人送來一把雪白整齊的掛面,中間還扎著紅繩子,主人舍不得吃,又當禮物送人了。過了很久,不知是什么事,這把掛面又被送回來了,這家人一看又是這把掛面,心想放久的掛面就不好吃了,于是就把掛面煮著吃,誰知在水里煮了多時掛面總是不熟,撈起來一嘗,原來是用雪白的竹篾條做的假掛面。
                                          我們坊鎮東街的小賣部在大隊部里面,一間很小的屋子。晚上點著一盞明晃晃的罩子燈。每隔一段時間媽媽就讓我去那個小賣部買煤油,上個世紀剛進入八十年代,我們村還沒通上電,人們都用煤油燈照明,一斤煤油三毛六分錢。我偶爾有一毛兩毛錢,就會在那個小賣部買幾塊餅干吃,賣貨的那個老頭從一個木箱子里給我稱一兩毛錢的餅干,我裝在兜里,手里拎著煤油瓶,吃著香甜的餅干,穿過黑暗的巷子,感覺那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享受。那時,點心再硬,我們可以放心地吃,里面不會有什么害人的添加劑之類讓人恐懼的東西。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對點心之類的東西不感興趣了,合陽以前的國營食品廠也解散消失了,我對食品廠的生產工序一點也不知道,只是愛吃他們生產的那幾種糕點,讓我們這一代人在貧苦的童年有了一個超越當時現實的小小的,誘人的奢望。如今合陽的大街上西點屋隨處可見,里面的東西琳瑯滿目,超市里的糕點也是越做越精細,無論從包裝設計到點心的色香味,無不是想討好顧客,想方設法勾起顧客的食欲。估計沒有多少人會像我們這輩人以前對點心的那種饞涎欲滴的欲望了。我懷念歸懷念,現在也不愛吃點心了,只是那種對點心的情懷讓人難以忘懷。

                                          【作者簡介】田小勇,陜西合陽人,現居大荔。陜西明潤嘉商貿公司總經理。作家,多篇佳作見諸報端、網站。

                                  【和諧中國網】投稿
                                    郵箱:731590068@QQ.com
                                    微信:131 4145 7599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欧美精品中文字幕久久二区,成年精品无码专区在线视频,国产激情无码视频在线播放,中文字幕无码乱伦剧